在生活空间中迷路:公共场所的整体寻路设计

编译:卢燕
参考:Lost in Space – Holistic wayfinding design in public spaces
作者:Chris Topher Kueh
来源:UX – User Experience 第七卷,第二期,2008

人们普遍认为:在公共场所,蹩脚的标识和地图设计是给人们导航带来困难的原因。然而,这种观念是错误的。多数情况是由于不完善的规划和空间设计本身导致的寻路问题。建出一个共同协作、多方参与的回响效果,而不再限于某个人的独自见解。

图1 单调无变化的通道阻碍导航 图2 清晰、显性的地标支持导航

虽然帮助寻路的标识很重要,但是清楚的空间结构本身就具有能与人们交流的视觉语言。寻路设计需要通盘的考虑,包括空间结构和寻路辅助标识两方面的易辨认性和可读性。

公共场所的可视化语言

经常听到人们这样给别人指路“沿着这条路走,看到一棵大树后向左转,你要去的地方就在邮局的旁边。”而不是“你要找的地方在西南方向,距离这里200米。”逐渐地,像因特网和GPS装置这样的新媒体用地标作为可视的线索,而并不完全依靠地图。人们正在通过已构建环境的视觉形式与它们交互。更重要的是,人们根据眼睛平视的方式来了解周围的物理环境,而不是传统地理学上的测量方法和地图使用的那种鸟瞰图的方式。
  在规划和设计购物中心的时候,理解公共场所的视觉语言至关重要。例如在一项对澳大利亚西部佩思市的大型购物中心安装的导航装置进行的调查研究中发现,这些现有的导航(跟许多其他超市一样)需要显著的地标来帮助完成寻路任务。然而,目前的大型购物中心通常都缺乏显著的地标。各路通道交汇处在建筑和空间构造上的相似,使它们很难导航和让人领会。这种情况在放射状结构的大型购物中心尤为突出,它们的分支及结合点过多,所有的通路都是那么相似。

地标和寻路

地标的特殊性对城市环境来说也很重要。许多现代化的都市正从彼此类似的、单调的街景转向带有不同建筑风格并充满活力的公共空间。活力指的是一个地方不仅仅要有个性,还要建立能够帮助人们更加清楚地理解物理环境的视觉线索。
  例如,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市就有许多地标能让游客建立清晰、难忘的印象,并帮助他们在城市中导航。一个显著的地标是位于市中心的联邦广场。它建在铁轨线的上方,有趣的结构十分引人注目。自从2002年竣工之后,联邦广场已经成为这个城市文化和旅游的中心。从寻路的角度来看,它醒目的视觉设计和战略位置使其成为探索墨尔本的起点。在这个广场上能够看到其他重要的目的地,如弗林德斯街火车站、艺术中心和购物区。这个广场在战略上的规划和设计使其建立了一个更容易解决城市中寻路问题的视觉体验。

标志还是已构建的空间

单独使用标志作为寻路的辅助手段是不可能的。事实上,对寻路辅助标识进行过多的设计只会引起更多的混淆及视觉污染。位于澳大利亚西部弗里曼特尔市的海事博物馆提供了一个证明空间易读性比标志更重要的例子。一项研究的内容是关于人们如何将地图信息与已经构建好的环境相互联系起来的方法。参与者用事先给定的地图寻找位于弗里曼特尔市的四处目的地,其中一处就是海事博物馆。
  虽然大部分参与者能够识别出地图上的位置,却有大约80%的人在亲自寻找博物馆的时候遇到了困难。他们在物理环境中感到困惑,因为他们看不到该建筑物,并且在视野中还有许多其他的干扰因素。例如:

  • 因为这个博物馆隐藏在一排排库房的后面,从这个城市的中心是看不到这个博物馆的。即使有人透过别的建筑物看到了博物馆的顶端,当他们来到这些库房前时,道路却分别通向远离博物馆的方向。
  • 这个博物馆被其他重要的地标包围着,如马达博物馆。当意识到这些困难的时候,参观者们实际已经接近了海事博物馆,在那里有悬挂的标志提供寻路向导。这个标志系统不仅仅包括去博物馆的方向,也包括提醒游客去博物馆的错误方向,以尽量使游客远离那条路。

然而,过多的标志使参与者变得更加困惑,以至于他们开始走来走去,以决定到底要按哪个标志走。有些人实际上选择了一条标志上告诉不能走的路。在这种情况下,对标志的过度设计就会产生这种令人更加困惑的体验。真正的问题是这个博物馆位置的易辨认性不好,属于城市规划和设计的错误,而不是标志的错误。

当场所已经存在的时候

当建筑物已经存在,并且安置再多的标志对提高人们的空间体验也无济于事的时候,该怎么做呢?可能的办法包括:

  • 在人们可能背离预期目的地的地方规划和建立明显的地标。这样能够帮助人们将目的地和其他地标联系起来,从而在整体上对环境建立一个更全面的心理印象。更有效的方法是让人们用自己的方式理解物理环境。每个人对同一个空间会建立不同的理解。例如,一个宗教信徒会将教堂或寺庙作为地标,而一个喜欢社交聚会的人就会记住俱乐部和酒馆的位置。
  • 提供能够到达预期目的地的往返公共汽车之类的交通工具,它们经常很容易就将人们带到目的地而不用人们为自己找路而挣扎。鉴于弗里曼特尔市海事博物馆的这种情况,地方议会已经采用了这种方法。
在公共场所寻路的用户控制

在公共场所中另一个常见问题是试图用一种线性的方法构造空间。管理部门常常用这种控制人们行进的方法来处理寻路问题。这些情况经常出现在旧的建筑物中或者将那些以前封闭的空间向公众开放时。
  在右图中,狭窄的通道试图用线状的风格将人们从一个地方带到另一个地方。空间结构的易读性和可见性仅限于用户前面的路。但是实际上空间的各个部分并不总是能够按线性的方式访问到。
  通常这些寻路问题的解决方式就是张贴标志和地图。管理人员很少意识到真正的问题在于迷宫似的通道限制了空间易读性。人们在不能对周围环境形成整体理解时将很难进行导航,对这个问题的理解至关重要。


通常更为明智的做法是将这个问题作为建筑的重新设计问题来对待。一种可能的解决方法是将狭窄的空间改造为清晰并且更受欢迎的空间(如上图)。通过这种方法,人们能够在视觉上将建筑物的空间作为一个整体,并且在头脑中建立一个更加清晰的地图。
  这种策略的优点是它不仅减少了过多寻路辅助标识的视觉污染,还解决了寻路问题的根源。显然,这种重新构造受限于建筑物空间的基本结构。最好是在规划和设计阶段就认真考虑空间结构的易读性。与开始就认真规划相比,后期改变建筑物大的结构要更加困难并且费用巨大。

总结

空间结构的易读性对于人们理解周围的环境很重要。寻路辅助手段在完成寻路任务中作为视觉支持同样重要,但是不好的寻路辅助不是引起导航问题的主要原因。为了确保公共空间导航的友好,任何方案一开始就要认真考虑空间规划和设计。使用最少寻路辅助并且清晰易读的空间,要比加上许多标志和地图的复杂环境更容易导航。寻路设计必须由城市规划师、城市或建筑设计师和视觉沟通设计师共同合作才能完成。

原文作者

克里斯托弗郭(Christopher Kueh)在2001开始成为一名信息和图形设计师。在澳大利亚和马来西亚,他是博物馆、城市地方议会、图书馆和大学在寻路设计方面的顾问。他于2006年获得了设计专业的博士学位,论文的题目是《有效的寻路地图设计》,并且在旅游地图设计中建立了一个强调人-地图-空间交互的架构。

中心通讯

第三期

中心主任寄语

中心宣传册1,460K

NCR-DMU人机交互研究中心

UsabilityNet